起底电信诈骗“杀猪盘”:锁定中年女性 有人不惜卖车卖房

作者:武威市 来源:茂名市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20-09-23 14:10:55 评论数:
  记者 陈国洲

  平均每起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案件受害人损失约18万元,有人被骗金额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,有人被“恋人”怂恿甚至不惜卖车卖房,欠下高利贷;虽然案件量只占整个诈骗类犯罪案件的6%,但骗取的财产金额已超过所有诈骗案件涉案金额的25%……近期,重庆检察机关对“4·29”“6·20”“1·15”等系列“杀猪盘”特大电信诈骗案提起公诉,涉案金额高达1.4亿元,抓捕隐匿国外的犯罪嫌疑人500多名,有效打击了诈骗分子的嚣张气焰。

  通过分析案件,办案人员发现近年来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不断高发,且呈现出与敲诈勒索、互联网新型犯罪等其他犯罪相融合,产业整体“出国”,目标群精准定位,产业链日益完善等新动向、新特征,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越来越大,也使得司法机关打击该类犯罪越发困难。

  究竟何为“杀猪盘”?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上当受骗?它背后隐藏的庞大犯罪团伙是如何运作的?普通人如何避免成为下一头被宰的“肥猪”?通过剖析这些典型案例,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背后的黑色产业链逐渐浮出水面。

  主要锁定30多岁女性

  有人卖车卖房 有人欠下高利贷

  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因需较长时间,以“谈恋爱”为名培养感情后再骗钱,就像把“猪仔”养大后再杀一样,所以俗称“杀猪盘”。在“杀猪盘”犯罪中,30-40岁女性群体成为“杀猪盘”诈骗重点选取的诈骗对象。

  今年36岁的陈娟(化名)是“6·20杀猪盘”诈骗案1500多个受骗者中的一个。2018年11月底,陈娟在某交友平台上认识了一名自称叫张俊的陌生男子。通过微信联络,张俊帅气体贴又会说话,“他知道我几点起床,通常我一醒来就能收到他的起床微信,晚上也是睡前必须说晚安才睡,比我上班打卡还准。”两人很快在微信上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  陈娟哪里会想到,此时的她正在跌入犯罪分子布下的陷阱。张俊告诉陈娟有一个叫“众盈国际”的App,可以通过“北京28彩票”和“蛋蛋”赚钱,自己有内幕,可操作赌博网站漏洞,能带她一起赚钱,并展示了自己在线下注的“成果”。在张俊的不断劝说下,陈娟于2018年12月5日至13日期间,给该App客服提供的五张银行卡中累计转账20余万元,随后张俊和客服均失联,App也打不开,陈娟此时才意识到被骗了。

  陈娟这样的受害者在“杀猪盘”诈骗案中屡见不鲜。梳理案卷,记者发现有些受害人投资虚假的数字货币交易被骗几百万元,有的投资虚构的原油期货交易平台被骗上千万元,有的被骗得卖房卖车,造成的损失特别巨大。

  “包装、养号、话本、培训、杀猪……环环相扣,防不胜防!”“4·29”专案承办检察官任志刚说,“杀猪盘”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诈骗套路。首先会通过下载各种相貌及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员照片、视频来包装自己,这一过程被称之为“养号”。比如陈娟翻看张俊朋友圈发现他开的是玛莎拉蒂轿车,住的是别墅,出入高档酒店应酬,典型的高富帅人设。实际上,张俊这个人和他的微信号,都是犯罪嫌疑人精心包装的。

  其次就是通过社交平台、婚恋网站“选猪”,添加受害人成为好友,并开启“打卡式”网恋。诈骗团伙不断研发“话术本”,从第一次如何和女受害人打招呼,到如何避免“查户口”式聊天,再到如何引诱受害人到赌博网站下注,有针对性地对每一个“键盘手”(负责诈骗聊天的犯罪分子)进行诈骗培训。“他对你说的那些独一无二的情话,其实都是他们教科书般的操作,很可能已经说了千百次。”任志刚说,这一过程称之为“养猪”。“养猪”的诀窍不止在于骗取信任,还要摸清受害人的姓名、住址、工作、工资待遇、家庭生活情况等关键信息,根据每个受害者的经济承受力实施诈骗。

  最后就是通过介绍赌博网站、投资平台,“以小博大”,让受害人先赚几把并能提现,再怂恿大额投入后冻结赌资,完成“杀猪”。陈娟反思,起初自己也有一定的警惕性,在张俊指导下只是充值1000元小玩了两把,但很快就赚了100多元并成功提现,这打消了她最后的疑虑。

  办案人员说,在“杀猪盘”犯罪中,30-40岁女性群体成为“杀猪盘”诈骗首选的诈骗对象。诈骗分子认为,这一年龄段女性有了一定经济基础,如果主动到网络平台交友,大多感情受过伤害或情感需求强烈,容易得手。

  公司化运作且组织严密

  黑色产业链越发完整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“杀猪盘”诈骗之所以能够成为电信诈骗“最高级”形态,是因为其公司化运作的独特模式以及近似于传销的严密组织,创造出一个规模庞大的黑色产业链。

  负责承办“1·15”专案的重庆梁平区检察院检察官唐飞说,“杀猪盘”诈骗团伙一般采取“总公司”“分公司”的组织架构。“总公司”下设前台和后台,提供统一办公场地和食宿,租用和维护诈骗平台,负责财务和洗钱,制定严格管理制度并监督实施。“分公司”实行“业务”承包责任制,设置很多代理,再下设组长、小组长和组员,租用车辆统一上下班,通过老乡熟人之间的引荐和在网站发布信息广泛招募推广人员(即“键盘手”),直接实施诈骗。

  其中前台作为综合部门负责日常运行,内设有窝点现场管理(负责团伙内纪律监督,各代理组作案开销)、司机、宿管、库管、护照签证和作案工具管理(负责手机电脑刷机、购买作案网络账号)、前台客服人员。后台分为技术和财务,其中技术负责赌博诈骗网站日常维护更新;财务负责提供最新作案收款银行卡,与前台和各代理组每日对账,根据前台人员的要求让受害人在网站赢钱或输钱。

  “4·29”专案主要犯罪嫌疑人“老邱”在某一诈骗团伙中担任代理,从2019年2月到年底,短短几个月时间“老邱”分赃50多万元,而该团伙中,像他所在团队一样的代理组有60多个。“老邱”说,公司制定了等级分明的考核管理制度,统一采取底薪加提成或无底薪提成的分配方式。业务组采取包干制,承担所有代理组员工的开销,分得诈骗收入的60%,总公司负责公司运营和洗钱、管理,分得诈骗收入40%。而普通员工第一个月底薪6000元,第二个月业绩达到3万元就能拿6000元底薪,否则底薪降为3000元,业绩超过3万元的部分才能有提成,3万至5万元提成5%,5万至10万元提成6%,10万至30万元提成9%。小组长、组长按本组总业绩提成,扣除所有支出后剩余部分都归代理。

  “杀猪盘”诈骗团伙非常注重对内部员工的人身控制和精神洗脑。公司员工的护照、身份证都由后台统一管理。

  公司规定一个员工一个月只有半天假,如果有员工生病可以多请假,请假超过3天就扣除当月的满勤奖1000元。没有做到业绩的不但要扣钱,还要接受体罚,比如当众俯卧撑、上下蹲。连续几个月做不到业绩或严重违反公司纪律将被开除,开除时必须赔偿公司机票钱、伙食费、住宿费。

  “1·15”专案犯罪嫌疑人“阿辉”说,在这样严苛的等级考核下,骗来的钱主要被老板和各级代理、管理层赚走了,底层“键盘手”往往赚不到什么钱,还要赔钱,人员流动频繁。为此,“杀猪盘”诈骗团伙借助传销发展下线的方式,来激励员工不断介绍自己人进来。每介绍一个人奖励3000元,介绍来的新人,其业绩的1%也归介绍人所有,如果拉进来的人多了,可以直接自己成立小组甚至升职为代理。

  产业链整体“出国”

  “杀猪盘”呈现新特征

  检察官发现,近年来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呈现出上下游产业分工协同,与敲诈勒索、互联网新型犯罪等其他犯罪相融合;产业整体“出国”、诈骗团伙来源地开始辐射扩散等新动向、新特征,使得司法机关打击该类犯罪越发困难。

  一是产业链上下游分工协同更加明显。“老邱”交代,除了传统的赌博网站、诈骗、洗钱等分工,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分工进一步细化。为了进一步提高诈骗精准度,诈骗分子开始和非法买卖个人信息犯罪形成上下游关系,大量买卖“猪仔”信息,首选那些有大额存款、曾经被诈骗过的人实施诈骗。这种人被称为“肥猪仔”,一条信息可以卖到50元,而一条普通信息只卖一毛钱。从广撒网到买卖个人信息精准诈骗,这种精准选择作案对象作案的方式更加可怕。

  此外,在“杀猪盘”产业链上还延伸整合了“买卖交友账号”行业。“杀猪盘”诈骗需要大量经过“养号”包装的微信号、QQ号、陌陌号、探探号、抖音号等聊天软件的账号和密码,于是网上就有专人提供相应服务,用买卖的个人信息注册各类交友账号,按要求经过包装后在线出售。这样的微信号就有长期的朋友圈动态,欺骗性更强。

  二是诈骗手段开始与敲诈勒索等其他犯罪手段相融合。针对男性受害人,诈骗分子将“杀猪盘”和裸聊敲诈勒索结合起来,建立所谓“恋爱”关系后提出裸聊要求,并录制受害人不雅视频,以曝光相关视频给其亲友为要挟,实施敲诈勒索。康飞说,此类“杀猪盘”诈骗,每起诈骗金额往往只有几千元,相比于动辄十几万、几十万的传统“杀猪盘”要小很多,但不需要长时间培养感情,得手率更高,而且受害人往往不会报警,成为当前“杀猪盘”诈骗集团新的作案手法。此外,“杀猪盘”诈骗分子在与女性受害人聊天时,也会刻意挑逗对方说一些私密的话,发一些暴露照片。除了刻意实施裸聊诈骗,也可以成为牵制受害人报警的底牌,不少受害人慑于有不雅照片或聊天记录在对方手上而选择破财消灾。

  三是全线涌向东南亚,增加了打击难度。办案人员介绍,由于近年来国内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,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团伙已经全线涌向东南亚国家等境外地区,但仍主要针对国内开展诈骗。诈骗分子就是试图利用国家间法律体系不协调、认定标准不一致、协作沟通难等跨境执法难题来逃避打击。不过,近年来,我国不断加大与东南亚国家国际执法协作的力度,大大压缩了电信诈骗的生存空间。

  四是诈骗团伙来源地开始辐射扩散。据任志刚介绍,由于“杀猪盘”主要采取传销式发展下线,不断补充“键盘手”,所以团伙成员地域分布相对集中。但从近期破获的这些大案来看,犯罪团伙已开始向其他地区扩散。

  加强国际执法合作

  提高防范意识

  为提高“杀猪盘”的破案效率和打击力度,我国正不断加强与别国的跨境执法协作。此外,办案人员认为,个人也应提高自身防范意识,克服一夜暴富心理,坚决对网络赌博说“不”,避免成为下一头被宰“肥猪”。

  针对“杀猪盘”电信诈骗呈现的新特征,近年来我国通过开展“云剑”行动、“长城”行动等各类打击行动,不断提升对“杀猪盘”等网络电信诈骗活动的打击力度,并持续加强与东南亚相关国家的警务执法合作,捣毁了一大批境外诈骗窝点,跨境抓捕了大批“杀猪盘”诈骗分子。仅“4·29”“6·20”“1·15”等系列“杀猪盘”特大电信诈骗案中,就有500多名隐匿国外的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国,有效打击了诈骗分子的嚣张气焰。

  与此同时,国家网信、公安等部门也在加强对互联网企业规范化运作的要求和监管,推动各类交友、相亲平台加大自身安全建设和自我监督,推动互联网企业建立完善反诈骗平台和机制。

  在国家加强打击力度的同时,任志刚、唐飞等办案人员认为,普通人提高自身防范意识也是避免遭遇“杀猪盘”诈骗的重要一环。

  唐飞说,网络交友须谨慎,要强化防范心理,不要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,务必认真核实对方身份,保持头脑清醒,不要轻易投入感情和交付钱财,对网络生活应有健康心态,不过分依赖、相信网络。“1·15”专案中,不少被害人往往对自己的工作、情感、生活等不如意,缺乏良性的社交圈子和社会活动,缺乏正能量,而将自己寄托于网络社交平台,以此麻痹自己,希望得到他人的关注和情感上的慰藉,从而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。

  其次,要克服一夜暴富心理。任志刚说,切不可轻信所谓“内幕消息”“稳赚不赔”等说法,从而进行投资、参与博彩活动,不要被诱饵的“甜头”所迷惑而陷入骗局。不少受害人都有发财梦、贪图小利和不劳而获的心理;部分被害人起初在充值之前还持疑惑的态度,但当尝到被设计好的连续几次小赚的甜头后,心里基本处于不设防状态。

  再次,还应高度警惕网络转账、在线理财等宣传炒作,坚决对网络赌博说“不”。发现有上当受骗的可能时,一旦对方要求提供银行账户、有“稳赚不赔”的盈利项目,并要求转账等行为时,要留存好证据,并及时报警。